长沙女大学生被包养 港商实为火车上的推销员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06 08:00

  (6月4日,柳惠(化名)在窗前翻看手机上的信息。她离开杨国雄后,每天都要收到大量骚扰信息,这让她不胜其扰。记者 田超 摄)

  半个月前,一名40余岁自称是港商的男子找到记者。他说他在长沙某高校包养了一名女大学生。交往半年后,女大学生切断了和他的联系,并骗走了他一套价值70余万元的房产。男子希望记者帮他找到这名女大学生。

  记者辗转找到这名女大学生后,故事却发生惊天逆转:女子称男子是假港商,以“包养”为名拍下大量裸照,以此逼迫她从事。

  富商、房产、包养、裸照、……这个掺杂着金钱与谎言、欺骗和背叛,光怪陆离的情感故事里,到底谁是真正的受害者?经过两周调查,记者终于弄清真相。

  40来岁,1米75的个头,即便和你面对面聊着天,眼睛也时刻警惕着身旁来往的路人。一张老旧的“香港居民身份证”,一口正宗的河北线岁的杨国雄(身份证上显示名)找到记者时,一脸愁容,“我包养的女孩跑了,她骗走了我的房子。”

  杨国雄口中的女孩,是河西一所民办高校大三的学生,名叫柳惠(化名)。据杨国雄讲述,2013年11月,他通过QQ“附近的人”加了她为好友。经过几次试探性的聊天,两人渐渐熟络。杨国雄向女孩介绍自己时称,他是一名香港来大陆投资的商人,在望城区有一家电缆厂,目前离异。“我答应她,如果她愿意做我的女朋友的线元生活费,条件是和我交往期间,不能和其他男人来往。”

  几天后,杨国雄和柳惠在解放西路租了一间房子。房租1200元/月,是柳惠付的钱。当年春节,柳惠没回老家,留在了长沙陪杨国雄过节。

  新春开学,俩人就发生了矛盾。原因是,杨国雄承诺支付的生活费,一直没有支付。“那段时间我的企业陷入困境,资金紧张。”杨国雄解释说,为了安抚柳惠,他再次做出保证——将名下一套价值70余万元、位于梅溪湖的房产过户到柳惠名下。一周后,他给柳惠看了一张手机拍的房产过户文书照片。照片中,柳惠的名字赫然写在文书上。于是,俩人和好如初。

  女孩为什么会跑?杨国雄的回答迅速而干脆,“我经常打她,抽脸。”具体打了多少次,杨国雄也记不清了,“她喜欢撒谎,我最恨欺骗”。

  今年5月6日下午3点,湘江边杜甫江阁附近,杨国雄再次打了柳惠。“我们一起散步,她说要去上厕所,结果给我不认识的人打了电话,被我发现了还不承认。”杨国雄说,他一直隐约觉得柳惠在外面有其他男人,这次更加深了他的怀疑,所以当街扇了她三耳光。

  “她拦了一部的士就走了。”杨国雄说,柳惠离开他后就更换了手机、QQ、微信等联络方式,甚至连上班的公司也换了,至今找不到人。“如果找不到她,我就去派出所告她诈骗。”

  长发披肩,一张不施粉黛的脸上,青春洋溢。可是只有当她拂起刘海,才会发现她紧皱的眉头。这让21岁的安徽姑娘柳惠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。

  因为担心这个初出社会的小姑娘惹上麻烦,我们先后通过派出所、学校、班主任、同学,大约花费了四天的时间才找到她。

  “他才是个骗子、流氓!”见面第一句话,柳惠脸色惨白。在柳惠的讲述里,这个故事来了一个几近360度的大逆转。

  “我承认我不对,想找个有钱男人,过上安逸的物质生活。”柳惠并不否认她和杨国雄最初交往的动机,但她否认了“包养”一说。“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给过我钱,反而是我在供养他。房租是我交的,生活费也是用我的。稍有不如意就拳脚相加。”柳惠说,她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有把柄在杨国雄手里。“我们交往期间,他哄我拍了很多裸照。”

  “他逼我去KTV做小姐。”柳惠避开记者的目光,把头深埋进双膝。她说,和杨国雄交往期间,他一直表示急需资金周转,并频繁向她灌输“KTV上班轻松,来钱快”的思想,怂恿柳惠加入这一行,赚钱帮助他渡过难关。

  一开始柳惠坚决不同意,“他把裸照拿出来威胁我。”最终柳惠同意去KTV上班,但不涉及。经杨国雄介绍,从今年3月起,她开始在芙蓉南路某酒店KTV上班。

  “每晚下班回来,客人给的小费,他都会收走。如果我藏着被他发现了,他就打我,还骂我说谎。”回忆起这些经历,柳惠泪水涟涟。“他不但利用我来赚钱,还用我的身份证办了两张信用卡。”

  柳惠说,交往半年以来,她从未看过杨国雄的公司,也没有去过那套价值70余万元、房产证上写着她名字的房子。“他只是给我看过一眼照片,一张过户合同上,写了一个我的名字。”

  根据此前杨国雄所说的电缆厂厂名和地址,记者来到望城区,找寻一圈未果。最后,经当地工商所的一名朋友帮忙得知,这家电缆厂根本就不存在。

  那么,70万元的梅溪湖房产是真的吗?当记者问及这一问题,提出想看看写有柳惠名字的房本时,杨国雄先是闭口讷讷不言,接着又以“这是隐私”为由拒绝了。

  因为涉及到两地法律法规的不同,杨国雄这个名字和他所持有的“香港居民身份证”,记者无法核实,唯一可以证实的,是裸照。

  此前求助时,杨国雄向记者展示了他用手机给柳惠拍下的裸照,并承认偷录了两人的性爱视频。“这样有个保障,防止她背叛我。”在和记者交流时,杨国雄直言不讳:“如果她不肯回到我身边,我会把这些照片直接邮寄给她的家人、同学”。

  5月30日晚,坡子街派出所民警出警,在步行街火宫殿内将杨国雄带走调查。审问中,杨国雄承认他持有的“香港居民身份证”是假证,电缆加工厂、价值70余万元的房产是“为了诱惑柳惠故意编造的”。

  在坡子街派出所,民警认为,杨并未将柳的裸照散播向社会,柳也未能提供足够证据证明自己遭人胁迫从事。这一事件最终被当作一起情感纠纷,在民警的参与下进行了调解。

  经过警方教育,杨建波写下了一份保证书。记者更正其中大量错别字后,做了摘录:“以后不会在(再)骚扰柳惠及家人、朋友,要以媒体登报的方式,公开向柳惠及家人、朋友、学校道歉。不能再骚扰柳惠认(任)何朋友,合(和)平分手,断绝恋爱关系。如果在(再)犯,后果杨建波自负,愿接受法律制裁。不得通过手机电脑等媒介传播柳惠的照片及个人资料等隐私。”

  然而,这份摁过手印的保证书三天后即被视为一纸戏文。6月2日,柳惠远在安徽的哥哥、叔叔分别收到了一份快递。没有发件人姓名,没有地址,两包牛皮纸袋打开,赫然是多张柳惠的赤身裸照。据柳惠手机内随后收到的多条恐吓短信显示,邮寄这些纸袋的正是杨建波。

  目前,柳惠及家人已经聘请了律师,准备收集齐证据后,再次向警方报案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(三湘都市报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